裁员、关店、取消年终奖,便利蜂“算法”失灵?

2022-04-13 来源:创事记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 乔雪

来源:Tech星球

在一众便利店里,便利蜂算是独特的存在,它以异常的速度崛起,诞生5年,已经开出近3000家门店,在被称为是“便利店荒漠”的北京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价值》一书中,这样形容便利蜂的创始人庄辰超,“在创办便利蜂时,庄辰超依然在细微中寻找答案。他不是看风口,而是看逻辑。当发现便利店的生意模型可以被算法驱动,还没有人做得到时,他开始了再次创业。”

这位数学冠军自小便在数字中尝到甜头,庄辰超此前并没有零售行业背景,早年创立的去哪儿网,也是凭借算法在拥挤的OTA(在线旅游平台)赛道中,做成了当时国内最大的旅游搜索引擎。

便利蜂的高速扩张,也基于他所说的,“用算法来优化和覆盖整个便利店营运中的一切”。

但是,这趟高速运转的算法列车最近开始减速。裁员、闭店、取消年终奖,是便利蜂慢下来的一个个剪影。公众最开始从外部印证发展的波折,事实上,在内部,员工也早就有所察觉——便利蜂创立新事业部寻找第二增长曲线,但推出的“不眠海”咖啡和“无穷象”前置仓两项业务没预想中顺利,面临撤退、停摆的现状。

一路狂飙突进,便利蜂要向市场、资本讲述一个算法革命的神奇故事,算法变革并提升了传统便利店的效率,算法昭示着新零售的胜利。

但如今便利蜂节节停摆,似乎也在说明,硬币的另一面——算法驱动,还没能为便利蜂算出一个清晰美好的未来。

闭店、裁员、取消年终奖

辰昕是第一批被裁掉的员工之一,掌管部分研发业务的他,最先感到不对,因为业务需要,他可以看到员工离职时系统发送离职通知的后台。

去年年底,他发现,离职通知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他问过领导,领导表示,采购线将有一半被砍掉。很快,辰昕自己也成为了被砍掉的一员,此时他马上就要在便利蜂待满1年。

比离职更加不愉快的是,由于赔偿沟通不妥,便利蜂不仅把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寄到了辰昕的居住地,还附加了一份寄回了他的老家,快递信封上标注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几个醒目的大字,被老家的奶奶看到,老人一下就气病了。

而辰昕在向便利蜂索要离职证明时,对方还特意写明,“因不胜任工作,解除劳动合同。”辰昕咨询过律师,这样的原因写进离职证明是不合法的。

应届毕业生程节也感到自己身边的同事慢慢地在消失,前一阵还在一起合作项目的同事,再联系时就告诉自己已经被裁了。程节发现,和自己一起入职的同一批应届生里大概60人,留下的大概不到10人。“应届生裁员成本最低”,程节分析原因。

失利也直接体现在门店端。一位内部员工向Tech星球透露,2021年底到今年4月前,便利蜂关闭近700家店。对于具体关店数字,Tech星球向便利蜂寻求验证,对方回复称,因疫情原因,导致物流、运输等出现困难,便利蜂不得不临时关闭了少部分门店。

被裁掉的员工日子不好过,留下来的员工也有新的问题要面对。便利蜂在每年6月发放上一年的年终奖。很多便利蜂的员工透露,就算工作不开心,但为了年终奖大家也会咬牙坚持到6月。

不幸的是,就在今年3月30日,便利蜂发出全员邮件,宣布取消年终奖。理由是:由于疫情,2021年公司业绩未达到预期。

在便利蜂的工作并不轻松,《新员工第一天应知应会》要求人脸识别打卡,并提到基本考勤规则:“需要每天早晚进行签到签退打卡,工时不少于 9H(小时)”。这意味着,如果工时小于9小时,员工甚至无法打卡下班。多位便利蜂员工告诉Tech星球,大多人不会只工作9小时,工作11小时甚至更多才是常态。

此外,《新员工第一天应知应会》还明确:前一日工作时间超过11小时,第二天才会领到免费晚餐。

程节表示,很多时候,自己半夜还在开会,一位中层员工也告诉Tech星球,他常常被高层领导半夜叫起来开会。在便利蜂内部流传着,“CC(便利蜂CEO庄辰超)一天只睡4个小时”的说法,而员工半夜开会的另一个原因是,“CC的需求不能过夜。”

算法与系统才是灵魂

便利店的商业模式没有什么奇特的魔法,和所有便利店一样,都面对房租、人力和供应链三座大山。它的发展遵循着“U形”曲线,前期几家店容易盈利,但随着门店扩张,三座大山便又压下来,摊薄了盈利,这也是为什么店越开越亏的原因;但当形成规模化优势,压缩单店成本,就能又回到正轨并逐渐形成上扬的势头。

如若只有盲目扩店,最终就可能面对资金断裂后走向倒闭的命运。激进的扩张是不少便利店迅速崛起又迅速衰亡的墓志铭:2017年,深耕北京市场15年的便利店好邻居,以8400万美元卖身;2018年8月,邻家便利店被曝资金链断裂,168家门店一夜间全部关停;同年倒闭的还有131便利店,次年,跑步入场的苏宁小店在严重亏损下被苏宁易购剥离;京东五年百万家便利店的计划也走向破产。

也就是在便利店创业陷入倒闭潮的2018年,入局不久的庄辰超做出了改写便利蜂命运的重要一笔:将便利蜂底层ERP系统等全部切换为算法驱动的自动化操作流程。

“这是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我在2018年整整纠结了一年, 究竟敢不敢将企业生死交到一个刚刚诞生的系统手里。但现在我认为,如果再来一次,我希望这个决定可以做早一些。目前为止,除特殊情况外,对便利蜂来说,已经没有人能战胜系统。”在青藤《一问》访谈中,庄辰超袒露初期的纠结。

系统诞生了,首先要培养一批擅长算法的员工,将系统打造得更聪明。

此前,便利蜂被传出公司测试员工高等数学的水平,成绩不合格的会被裁掉或劝退。这样的“传统”依然被保留着,辰昕告诉Tech星球,公司会考察高中线性代数和大学数学的概率论,高阶版甚至还包括微积分。

对于测试员工高数水平一事,便利蜂方面向Tech星球表示,该说法不实,考试是自愿报名的。

对此,便利蜂员工对Tech星球补充道:该考试是由商品算法分析部TL1即最高负责人创造,后续由算法组负责出题,考试通过后会颁发数据“蜂”析师的内部证书,数据组研发、分析师 、运营 、产品经理所有和数据工作相关的员工都要有该证书,所以是间接强制性的考试,而很多职能部门也要参加该考试,这其中很多人是文科生或者商科生,没学过或只接触过一点高数,即便是完全和数据算法不搭边的HR部门,也会要求考察逻辑推理。

庄辰超本人在2019年也参与过该考试,成绩为91分,要知道,这是拿下过全美数学金奖的天才少年,而根据便利蜂内部员工的说法,考试题目是一年比一年难。

为了打造这套精密的算法系统,便利蜂5年间,从多家互联网独角兽企业挖角CTO级别的人才,汇集了来自百度,美团、肯德基等数据、算法、人工智能等方方面面的人才,不过,这些人才也要先经过7-11、便利蜂的检验,才有调教这套系统的资格。

门店只是便利蜂前端的躯壳,经过无数次演化迭代的系统才是便利蜂的灵魂。这套经过大数据积累精妙的算法被运用到选址、装修、培训、选品、订货、定价、员工排班,以及自有商品生产、物流、销售等每一个环节,一起推动便利蜂这台机器的高速运转。

员工成了系统中的一台机器?

便利蜂内部曾做过一个实验,让10名经验丰富的7-eleven的店长把一家门店的SKU减少10%,第二天发现,门店销售降低了5%。而算法同样做了这道考题,第二天门店销售降低只有0.7%。

便利蜂执行董事薛恩远曾在接受虎嗅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每一个有人的节点,都会导致整体效率的下降。”

正是看到了算法和数据体现出的效率优势,庄辰超决定“用算法来优化和覆盖便利店营运中的一切”。

便利蜂效仿日式便利店打造高毛利、销售占比高的鲜食产品。为此,专门设立食品研发部门及中央厨房。从研发开始,一切都遵循数据可量化的标准,便当里的麻婆豆腐,对标的是北京“川办”的标准,仪器测量出菜的酸甜苦辣阈值,力求达到数据层的模仿,土豆丝的硬度、扁豆的长度、炒制的时间皆可用数字精准量化。

便利店由于库存浅,为了做到日日清,像是面包、饭团、酸奶等日配品都采用电子价签,系统会根据昨日同期库存、当日销售情况动态打折,以高效消化库存。通过这些手段,便利蜂能做到“千店千面”,最大化的降低库存。

但是,硬币也有另一面。

“在便利蜂,算法的冰冷体现在人要绝对服从机器”,一位便利蜂店面运营员工告诉Tech星球。

在便利蜂的前端,一个店面员工每天的工作接触最多的,除了顾客,就是平板。

便利蜂在意货损率,备货、上架、清点库存,一切都要要让系统知晓,即便是加热这一最简单的步骤,店员都要先在平板上生成生产计划,才能操作,制作完成后,系统立即进入倒计时状态,如果过了保质期还未售卖,系统就会预警,然后在摄像头下,将当日货损抛弃。

只要头上的喇叭一响起,员工就要开始机械的执行指令,而每一道工序开始之前,都要条件反射般地先拿起平板拍照,“拍照可能要占到工作的三分之一。”

算法已经精确到秒,算准了完成一个工序的用时,比如,盛一份饭的标准用时是40秒。系统已经详尽地安排好了每一分每一秒的工作,掐着点派活儿,门店天花板上的喇叭严格传输着每一道指令,人在算法眼里,是另一台机器。

这套系统还在不断升级,原邻家便利店创始人、如今的便利蜂高级副总裁王紫,在演讲中表达:“技术团队通过机器视觉等AI算法,可利用门店联网摄像头完成30多个常规检查,比如地面桌面的清洁,如不规范操作就会预警,系统上线一个多月,检查异常报警量降低了25%至60%,对于大规模的门店管理来说,是一个很有效、很经济的工具。”

但为了确保利润最大化和去人化,便利蜂并不会因为工序的繁多而增加员工,基本一个班次只安排一个人,“12小时的工作时间基本安排得满满的,申请加人,永远不通过。夜班如果要上厕所还要向系统申请,锁门直接走就算旷工,常常就只有憋着”,一位前便利蜂的兼职店员说。

便利蜂员工调侃,“门店布满的监控不是为了监督顾客,而是为了监督员工,在监控的范围内,员工要一刻不停地转起来。”

系统被默认是不会出错的。一位前便利蜂店员告诉Tech星球,店长要负责盘点损耗和卫生,因为信任系统,所有东西看后台数据,但系统也有不准的时候,盘点错了就要店长赔钱。夜班到店还需要查效期,但繁琐的工作之下,往往根本没有时间去查效期,后果是,顾客如果扫一个过期的商品,需要员工3倍赔偿。

一位前便利蜂员工说:“算法的精进,是能更好地控制损耗,但也意味着,这能更好地控制员工,让人疯狂地运转,为便利蜂工作了。”

咖啡和前置仓新业务受挫

商业战场上没有可以一直赢的幸运儿,尤其是在极度分散、区域化极强的便利店赛道。于是,便利蜂不断寻找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

便利蜂为此成立了新业务部,最先面世的新业务是去年推出的“不眠海”精品咖啡。在此之前,便利蜂已有无人咖啡机业务。

2021年,可以算是咖啡的风口之年,Seesaw、M Stand、代数学家、挪瓦等咖啡品牌都获得了融资,只开了几十家店的Manner,估值更是飙升28亿美元。便利蜂想打造是针对年轻白领一站式消费场景,而精品咖啡不仅作为打工人的必需品,还能获得高溢价和门店坪效。

押中咖啡风口背后,高毛利的咖啡还可能增加门店收入。为此,便利蜂采用店中店的形式推出“不眠海”,主打精品咖啡,不仅要求咖啡师手冲,甚至要求会拉花。

为了快速推进业务,便利蜂开启火速找人模式,一位离职的HR告诉Tech星球,他一周要找至少10位咖啡师,开高价从瑞幸、星巴克、Manner等咖啡店挖人,甚至给咖啡师按杯提成。

产品上,不眠海主要包括 12-20 元的精品咖啡和均价 15 元的新式茶饮,业务刚刚起势的时候,便利蜂确实下了决心,为了大力推广,便利蜂海量发售优惠券,折合下来3-5元便可买一杯饮品。

产品研发也是另一种数学模式,此前,便利蜂自研食品时,就会用数据将口味、容量、包装等元素进行拆封,通过汇总市场上爆款商品与口味,建立不同的模型,最后分析出最佳的排列组合。

这套公式在“不眠海”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多肉葡萄、杨枝甘露、多肉杨梅、生椰拿铁等系列,都是市面上的网红饮品的像素级模仿。

有内部知情人士透露,不眠海的SKU全凭库房的库存,比如,这个月奥利奥的库存多或者饼干快要临期,就会多增加这几种原材料,在排列组合下,推出新产品。

“不眠海”立项之初,全线采用高端手冲咖啡机,旨在打造便利店手冲咖啡天花板,原料上用朝日唯品鲜奶,鲜奶品质较好,单价也相应更高;而如今,手冲咖啡项目砍掉,奶茶类饮品更多,奶咖中的奶也改用普通澳亚牧场常温奶,价格更便宜。

另一方面,开店的迅速也不像当初那般迅猛,2021年3月“不眠海”面世,依托当时2000多家门店的数量基础,7月,不眠海数量就已突破100家,根据“窄门”数据,不眠海顶峰期开到610家,而近日,只显示有300家门店,几乎腰斩。部分店员表示,有一批“不眠海”在开业不到半年时间暂停营业或永久关闭。

Tech星球就此向便利蜂求证,对方回复,同样因为疫情,影响到了不眠海原材料等的运输物流和配送等。因此,不眠海也在调整业务节奏及人员结构。

与此同时,便利蜂的对手更多更强了,连锁咖啡巨头星巴克和瑞幸分别将门店拓展到了5557家和6024家,而便利蜂对标的Manner势头正劲,3月刚刚宣告了一天内10城齐开200多家新店的计划,连中国邮政和狗不理包子也下场做咖啡。

便利蜂尝试的第二个新业务是无穷象。无穷象与生鲜前置仓类似,都是独立前置仓电商项目,据便利蜂内部人士透露,项目本来是想舍弃掉低毛利的非标生鲜,主做毛利较高的预包装快消品和毛利更高的日百品类。

不过,进展似乎并不顺利。以便利蜂的大本营北京地区为例,只有一处位于通州区且涉及了生鲜品类的无穷象前置仓址还在营业,其他地区目前还未大面积铺开或者该地区的此项目已陷入停滞。

算法统治一切的打法,似乎没能在新业务上复现神奇的效果。便利店的区域性强,每个区域又有自己的地头蛇,深耕广东的美宜佳,门店数超2万家,中部地区有悦来悦喜,一步之遥的山西也有唐久和金虎,而疫情又让便利蜂向北京以外的地区拓展更加困难。

便利蜂此前宣布,未来3年来完成万店计划,截止日期只剩2年,缺口还有7000多店。据Tech星球获悉,2021年,便利蜂的目标是达到4000家店,截止2021年底,只开出不到3000家,未达成目标。对此,便利蜂回复Tech星球称,疫情过后,将会用更快的速度追上落下的进度。

对于坚持直营的便利蜂来说,目前没有开放加盟,依靠算法优化成本,宣布北京地区前端盈利已是2年前的事情,既要保住盈利,又要扩大门店规模,两者看起来没那么容易兼得。

算法,能否算出便利蜂的未来?

备注:文章辰昕、程节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