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生育动真格?甘肃、江苏、浙江开始行动!

2022-01-18 来源:大脸天天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文:喻义

1月9日,农牧业上市公司大北农实施“生三孩9万元奖励”鼓励员工生育的消息引起关注。据报道显示,农牧业上市公司大北农对员工推出了鼓励优育方案,自2022年1月1日起,第一个孩子的产假按国家标准增加1个月,第二个孩子增加3个月,第三个孩子增加12个月。在奖励方面,第一个孩子奖励30000元,第二个孩子60000元,第三个孩子90000元。此外,男性员工有权享受 9 天的陪产假。据悉,这也是首个重金支持员工生育的农牧企业。

据此前媒体报道,中国老龄化进入中度阶段,低生育率问题仍有待解决。这几年,国家一直在“催婚”和“催生”,为此很多地方也出台了很多鼓励生育的政策。在上世纪80年代,为了控制人口的快速增长,中国实施了计划生育。

随后,2016年又实施了新的生育政策,即二胎政策,国家开始鼓励有一个孩子的家庭生二孩,以提高出生率。从计划生育到放开二孩政策,中国的生育政策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主要是因为近年来人口老龄化、少子化加剧。

这直接导致劳动人口比例下降,养老金储备压力加大,因此提高生育率成为重要目标。不过,虽然二胎开放,但效果并不理想:除2016年出生人数略有增加外,2017年至2020年中国出生人数呈现“四连降”。据统计,2017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为1723万,2018年减少200万,2019年新生儿数量为1465万,出生率降至10.48‰。

尤其是2020年,中国生育率仅为1.3,全年出生人口仅为1200万,是出生率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二孩催生无果后,为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不断深化和出生人口逐年下降,我国于2021年5月31日正式发布“三孩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的政策新规。

总的来说,三孩政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老龄化问题。但隔呈价就个人而言,尤其是对于女性来说,生三个孩子顶超会给她们的身心带来很大的压力,不仅是工作的压力,还要照顾孩子和家庭。此外,之前有过两个孩子的宝妈障其倍身体条件也不允许生育第三个孩子。

同时,多生一个孩子的压力也可能影响家庭的整体幸福指数和生活质量。因此,不少网友坦言自己不会生三个孩子。其实,说到本质,就是没有能力生!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工作压力大、房价高、教育成本上涨等。

因此,生三胎和买房这两个令所有家庭头疼的问题,正在成为政策的重点。过去一段时间,江苏、甘肃、浙江等多个省份都在行动。例如,2021年9月,甘肃临泽市生育二孩、三孩的户籍常住家庭,在县城区购买商品房给予4万元补贴,在中心镇购买商品房时给予3万元元补贴。

12月7日,江苏南通海安市出台购房扶持政策,在海安市常住人口,有子女未满18周岁(截至2022年2月28日)的二孩、三孩家庭,按市场价给予二孩家庭每平方米200元,三孩家庭400元。宁波住房公积金服务热线证实,自2022年起,符合国家生育政策生育二孩、三孩的家庭连续两年缴纳住房公积金,首次申请公积金贷款购买首套自住住房,最高贷款额度由60万元/户提高至80万元/户。

这三个地方的政策,一方面,鼓励三胎正在动真格,而不仅仅是口号。自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公布和三孩政策放开以来,各地鼓励生育的政策层出不穷。例如,14个省份已公布修改地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普遍提出延长产假、陪产假、增设“育儿假”等措施。

然而,假期并不能彻底解决人们不敢生的痛点,生育和育儿费用是大多数人关心的问题。因此,江苏、甘肃、浙江已经开始行动,加上之前四川攀枝花已经为生三胎发钱,吉林提供了婚育信贷支持,对符合相关条件的登记夫妻,最高可提供20万元婚育消费贷款,并根据一孩、二孩、三孩出生情况给予不同程度的降息。

这一系列举措的背后,是鼓励三胎、提高生育率、延缓衰老、少子化的果断举措。但在专业人士看来,如果在现有政策下继续“加码”,也应从经济入手,减轻家庭抚养负担。其中最应该启用的措施是住房——高房价抑制生育。许多父母不愿意多生孩子,核心原因之一是住房压力大,帮助父母缓解或解决住房压力,势必大大提高他们的生育意愿。

令人欣慰的是,在二孩催生无果后,为了鼓励生育,国家终于动用了买房的大招,各地人开始用“真金白银”来刺激买房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27日,已有23个城市发布了“限价令”。除了昆明、沈阳、天津等一二线城市外,都是三四线城市。然而,房价的“限跌”挡不住房地产市场的持续下跌,赶在春节前给购房者“发红包”已经成为不少城市的一种选择。

比如南通选择直接发钱,而宁波则提高公积金,这也是促进房地产市场发展的一种手段。据了解,桂林、开封、保定、重庆、璧山、万州等25个地区都动用了真金白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激发消费者的购房意愿,这样也可以保证房地产市场不会继续受到影响。

但在刺激购房意愿、提高生育意愿的同时,这些政策是否有效?其实综合来看,每个城市采取的措施可能不同,具体效果会根据不同的城市而有所不同。比如宁波、杭州、合肥都属于人口流入密集的城市,所以新增需求群体会更大,核心城区土地资源本身就不够。同时,人们的消费能力很强,只要政策能得到一定的支持,2022年新需购房意愿就会继续得到提升。

但在西北、西南、中部等三线以下城市,产业基础薄弱,青壮年人口常年外流,经过棚改炒作后,本来购买力就明显缩水。即使补契税、发钱、提高公积金数额,效果仍然是“杯水车薪”,无法改变当地楼市的基本面。

从理想化的角度来看,这些政策的实施确实可以帮助中国解决出生率问题。但是,要彻底解决中国的出生率问题,不仅需要真金白银买房,还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出台更多保障政策。只有足够的安全感,广大年轻夫妻才能安心地生育二胎三胎。目前,除了购房问题,孩子的教育成本也是亟待解决的一大难题。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 阿俊聊财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