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民: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不是说不让民营企业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2022-01-08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2022中国企业信用发展论坛暨第十三届诚信公益盛典”于2022年1月8日在北京举行。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首席经济学家杨伟民出席并演讲。

谈及目前社会关注的“资本”问题,杨伟民表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个伟大创造,必然会有各种形态的资本,资本是形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有资本。资本的本性是逐利,不逐利就不是资本,民间资本也好,社会资本也好,包括国有资本也好,都要逐利,追求利润最大化是资本最基本的行为规律,但是这种行为规律,既有促进发展,提高效率的积极作用,也容易带来垄断,恶性竞争,两极分化等消极作用。所以要通过对资本设置红绿灯的方式,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有效控制资本的消极作用。要支持和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所以,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但不是说不让民营企业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杨伟民:刚刚闭幕的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会议提出了“三重压力,四个必须,五大问题,七大政策”,实事求是,思想深刻,对做好今年以及今后一个时期的经济工作都具有非常强调的指导意义。

“三四五七”是什么样的逻辑关系?

“三重压力”是对当前形势的判断,是逻辑的起点。“三重压力”是怎么来的呢?疫情蔓延,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国内疫情虽然总体上控制住,但还是有多点多时段的散发。同时,也和我们的工作有关系,所以要讲“四个必须”,纠正工作当中的一些偏差。为什么会出现工作当中的偏差呢?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我们对一些重大问题认识不清,在认识上有偏差,工作上才会有偏差。那么对冲“三大压力”,下一步我们怎么办?要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实行“七大政策”组合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

下面我就简单讲一讲。

第一是关于三重压力。刚刚过去的2021年是我们党和国家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从经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十四五”规划实施和现代化国家建设开局良好,同时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这样一个判断既表明了中央对形势的判断十分到位,也确实说明我们经济形势严峻复杂。

需求收缩,主要表现在居民消费和投资增长疲弱。进出口增速虽然较快,但是近期在下滑,11月份出口已经比10月份下滑了10个百分点。

供给冲击,主要是出现了结构性的供给短缺,像缺煤缺电缺柜,这些都是短期的,现在一定程度上在消除。同时还有一些可能延续较长时期的,比如缺芯片,缺工,这个不是短期之内能解决的。

预期转弱,主要是指企业对发展的前景担忧,担心经济下行,同时对一些问题的认识不清,工作中的合成谬误,监管叠加,以及时度效,即时机、力度、效果,把握不当,也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企业的预期转弱。

针对三重压力,国家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比如加大了煤炭和电力的供应保障,现在拉闸限电的现象基本上消除。放宽了房地产融资,房地产市场流动性、房地产企业流动性有所增加,像降稳降息等等。11月份供给冲击有所缓解。工业增幅比9月、10月有所回升,但是幅度比较微弱。主要还是因为需求侧的疲弱,已经传导到了供给侧。

关于“四个必须”,为什么要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讲四个必须,它的背景是什么?我国已经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也就是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发展目标更加多元化,既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也要实现共同富裕,既要发展也要减碳等等,如何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如何在多目标约束下,提高经济的治理效能。

总结近年来,特别是去年经济工作当中的一些问题,会议提出了“四个必须”,这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的深刻思想,这句话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已经讲到过的。这“四个必须”不仅管明年,也是管长远,是一种规律性的认识。

第一是必须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这样才能在多重目标的背景下步调一致向前进。二是必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多重目标是进入新发展阶段的必然,但目标之间有前后,有主次,不能够眉毛胡子一把抓。三是必须坚持稳中求进,调整政策和推动过程要把握好时度效,不能把长期目标短期化,更不能应急化,不能把持久战打成突击战,一些长远目标的实现不能够运动式层层分解,一分了之。四是必须加强统筹协调,坚持系统观念,经济社会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把系统目标碎片化,不能够只顾一点,不顾其余,不能单纯从本地区本部门的局部立场出发,来追求单一目标的最大化。

关于“七大政策”。面对“三重压力”,按照“四个必须”的规律性认识,做好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稳字当头并不是第一次提出,2019年就提出,这次提出稳字当头就是要把稳增长放在各项工作首位。

七大政策的组合体现了以下几个特点:一是瞄准稳增长,尽快出台有利于稳增长的政策,慎重出台有收缩效应的政策,着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二是全面包括宏观、微观,结构、科技、改革、区域、社会等七大方面,各个领域的各项政策都要致力于稳增长。三是活力,企业是发展的主力,稳增长首先要稳企业,稳企业就要稳预期,七大政策本身就是给企业稳定的预期。四是畅通,提高供需两侧,以及供给与需求分配之间的大循环以及国内国际双循环的相互促进。五是联动各项政策,要相向而行,方向一致,跨周期和逆周期相结合。

关于“五大问题”。共同富裕、资本、初级产品保障、防风险、碳达峰碳中和,这五大问题是我们面向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向未来实现现代化,面向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必须回答和正确认识的问题,既是重大的理论问题,也是当前实际工作当中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认识不清,就会影响工作,从而影响长远的经济发展和现代化进程。

一是关于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必须要解决的。社会主义既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又要防止两极分化,这是对共同富裕问题的一个基本定性。发展与共同富裕是首先和然后的关系,首先把蛋糕做大做好,然后再把蛋糕切好分好,没有蛋糕你切什么?发展和分配,就是有先后,发展在先,分配在后,当然分配不好,也会影响经济发展。

实现共同富裕,是要靠全体人民共同努力,所以要强化就业优先的政策导向,提高经济增长的就业带动力。共同富裕不是靠对少数人三次分配实现,而是要全体人民共同努力,不要过度的炒作三次分配。三次分配只是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

分好蛋糕怎么分呢?主要靠合理的制度安排,所以实现共同富裕,一要发展,二要改革。只有改革才能够确立合理的制度安排,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来实现共同富裕。

最后实现共同富裕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不能急,不能够长期目标短期化,所以要稳步朝着共同富裕目标迈进。

二是资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个伟大创造,必然会有各种形态的资本,资本是形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有资本。资本的本性是逐利,不逐利就不是资本,民间资本也好,社会资本也好,包括国有资本也好,都要逐利,追求利润最大化是资本最基本的行为规律,但是这种行为规律,既有促进发展,提高效率的积极作用,也容易带来垄断,恶性竞争,两极分化等消极作用。所以要通过对资本设置红绿灯的方式,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有效控制资本的消极作用。要支持和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所以,防止资本野蛮生长,但不是说不让民营企业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三是关于初级产品,初级产品是我们最基础的产业链,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没有煤炭、没有电什么都没有。我国农产品、矿产品、能源等初级产品的资源不足,煤炭资源虽然丰富,但是近些年的去煤化带来供给紧张。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以及百年疫情的冲击下,初级产品供给面临压力,今年就会面临输入性通胀压力。一个时期以来,各方面都高度重视上一些高大上的产业,对发展高技术产品、战略性新兴产业都是高度重视,但是忽略了初级产品的生产和保供。农产品这些年进口增长很快,同时耕地在非农化,减少过多过快,需要引起高度重视。要通过加强节约,挖掘国内资源潜力,靠技术进步,靠废弃物再利用,包括加强国际合作等等,提高初级产品的保障能力。

四是防风险,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防风险,特别是防金融风险问题,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但是防风险永远在路上。一旦出现风险,社会财富会大幅缩水。目前个别头部房企,风险显著,房地产出现行业性风险的可能性。另外,部分企业过度依赖金融杠杆盲目扩张,部分金融机构治理机制紊乱,部分地区隐性债务增多,这些在经济下行情况下,局部风险有可能演变成系统风险,所以必须未雨绸缪,加紧风险处置工作。坚持20字方针,压实各方责任,特别是压实企业自救的主体责任,还要广泛配合准备好化解风险的政策和资源,加强长期性机制性建设,比如加强金融法治、金融能力,金融监管,金融干部队伍建设等等。

五是碳达峰碳中和,这个问题是高质量发展内在要求,要坚定不移推进,同时它也是属于长期目标和任务,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在能源减碳方面,要立足国情,以煤为主,有先有后,先增后减。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加快煤电机组灵活性改造,这样才能增加新能源的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的优化组合。会议强调,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的双控转变,同时要防止简单的层层分解,要确保能源的供应。

以上就是我对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主要精神,三重压力,四个必须,五大问题,七大政策,谈一些我个人的体会,仅供大家参考。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