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信:与世界交换能量

2021-05-12 来源: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海信第一批接收、整合日本三电控股株式会社的团队已经于近日抵达日本,即将正式开展工作。”5月11日,海信集团总裁贾少谦在上海参加中国品牌日中国品牌发展国际论坛电子信息行业品牌建设分论坛时透露。与此同时,海信旗下上市公司海信家电(000921.SZ)亦公布了收购最新进展:三电控股已经于5月7日召开ADR债权人大会,经全体ADR债权人一致同意通过了三电控股的事业再生计划。

近年来,海信不断通过收购,在国际市场开疆拓土,此前,海信已经通过收购与整合东芝电视和古洛尼(Gorenje)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对此,南京大学教授赵曙明认为,能够很好诠释东方管理学的案例就是海信,“以小见大,海信为代表的中国企业走出了一条极具特色的道路,在经营实践中不仅仅是吸收西方管理经验,而且集合企业管理智慧,形成了典型的中国式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海信既不靠拿来主义,也并未将中国文化单向输出。海信将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相融合,形成了有海信特色的现代企业管理文化。

海信集团出海十余年来,海外手幅年符合增长率超20%

海信集团出海十余年来,海外手幅年符合增长率超20%

海信的国际化发展历程是中国企业海外扩史的缩影,之前中国较少有在真正竞争性领域里的世界级大公司,大家对中国式管理的信心不足,西方管理学更受追捧。但随着中国公司在竞争性领域的快速壮大,有鲜明特点的“中国式管理”,也就是业界提及的“东方管理学”,也越来越有竞争力。

近日,第五个中国品牌日如约而至,“中国品牌,世界共享”正在成为本届品牌日的主旋律,这意味着,在全球品牌之林,中国品牌已经形成强大的势能。

跨文化整合的探路者

海信成立于1969年,至今已经有52年的历史。公司业务涵盖多媒体、家电、IT智能信息系统和现代服务业等多个领域。

海信新研发中心

海信新研发中心

经过多年产业布局调整与技术攻坚,海信不仅在黑电白电领域兼具强大的实力,而且也是唯一一家同时在智慧社区、智慧城市领域的实际应用和技术储备上领跑多年的企业。

中国企业出海过程中,资本并购是必然的路径,不少中国企业都有尝试,但并购之后的跨文化整合与管理,一直都是绕不开的难题。

对于跨文化整合,海信在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2015年收购夏普墨西哥工厂,至今规模增长了3倍,生产效率大幅提升;2018年正式收购日本东芝映像公司(TVS),经过18个月整合,连续亏损8年的TVS在2019年度扭亏为盈,后期盈利持续增长;同一年,海信收购欧洲高端白色家电品牌古洛尼(Gorenje),经过15个月的整合之后也顺利实现扭亏为盈。

古洛尼公司外景

古洛尼公司外景

古洛尼是斯洛文尼亚最大的生产制造企业,有70多年的历史,仅一线员工就超过7300人,在去年6月扭亏为盈之后,不仅不再有“倒闭的危险”,一线员工的收入也在持续增长。依托海信的全球销售网络,古洛尼从只依赖欧洲市场,向拓展全球市场业务转型,迎来了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海信的收购还在继续,2021年3月1日,海信正式公告启动了对日本三电控股的收购。

通过不间断收购,目前海信已经拥有9万名员工。除此以外,海信已经建立起了强大的品牌矩阵。目前公司拥有海信、容声、科龙、东芝电视、Gorenje、ASKO等多个品牌,并拥有日立、约克在商用空调的品牌使用权,在全球拥有30多家制造基地和研发中心,国际化版图还在不断加速扩张。

在海信内部,很多员工都曾有这样的经历——突然收到朋友发来的信息或照片,说是在澳洲的酒店里,法国的房车上,德国的卖场里,南非的马路边,看见了海信的电视冰箱产品或广告牌。这表明在出海30多年后,海信已经是一家跨国公司,“Hisense”已经成为一个著名的国际化品牌。

与世界交换能量

曾经,“在世界地图上点一个点”,是几代海信人的夙愿。海信从1985年开始涉足对外贸易,1996年正式成立南非公司,建成海外的第一个生产基地,然后依托南非“这一个点”深耕、扎根、发芽,并迅速在世界各地全面开花。

海信的国际化,最初也是从OEM代工贴牌开始,依托中间商在海外开展业务。这是一条最容易也最不用操太多心的路,所以也几乎是所有中国家电企业出海时共同的选择——借船出海。

但是,海信始终坚信,国际化一定是产品研发、制造、品牌和营销等全方位的国际化。家电行业作为全球充分竞争的行业,如果仅满足国内而不在海外建设自有品牌,就无法形成持久的核心竞争力,未来的发展必然很快遇到天花板。要想持续发展壮大,只有选择最难的那条路——做自主品牌,自己造船出海。

2006年,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正式提出“海信未来发展,大头在海外”的国际化战略。海信在当年正式成立国际营销公司,把科龙的冰箱、空调海外业务并入,构建了实力强大的海外销售平台。那一年,海信海外自主品牌收入占比尚不足10%。

随后,海信陆续成立多个海外公司和分支机构,实现营销职能的本土化,基本形成了全球的销售布局,自主品牌销售迅速提升。

2012年,海信海外自主品牌收入占比突破40%,海信电视海外自有品牌占比历史性地超过了50%。到今年,海信海外的自主品牌收入占比将突破80%。

输出自主品牌,可以有效提升海信品牌的影响力和可信任度。从2006年的不到10%到如今即将超过80%,海信把这条最难的路,正走得越来越宽广。

除了输出自主品牌,海信还在全球范围内整合有价值的品牌资源。和其他企业在全世界范围内扫货式的收购不同,海信在并不是单纯扩充产业规模,增加营收体量,而是以赋能的形式,实现与被收购品牌的共生和赢,以收购并整合日本东芝电视(TVS)为例。东芝是有40余年品牌历史的知名品牌,不仅深厚有品牌积淀也有值得传承的管理文化,海信管理层深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为了实现为东芝的品牌赋能,海信不断调整管理方式。

海信派驻到TVS的管理层发现:在给日本员工安排工作或提要求的时候,他希望海信能讲清楚为什么要他这样做。如果他理解并接受,他就会积极承担责任,但是如果他不理解,他会拒绝去做。

海信由此意识到,如果让外派TVS的中国干部担任职能部门负责人,他们可能会习惯于用国内思维方式去管理。于是,海信集团对TVS的人事任用遵循了一个基本原则:本土化管理,即所有部门正职均聘任日籍管理者,一名副职由总部外派干部担任,并给年轻骨干创造大展身手、发挥才干的机会,给了更多年轻人希望,也正向激发整个员工队伍的活力。TVS扭亏为盈后,日本员工的收入也有了提升,企业经营状况和员工士气与此前相比焕然一新,员工很感慨也很感动,许多日本员工向海信中国员工和管理人员表示了发自内心的感谢。

2018年3月,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就海信收购东芝电视接受日本经济新闻记者多部田俊辅采访时表示,我相信海信一定会把东芝映像做好,东芝电视是一个好的品牌,曾经也是一个好的企业,海信不会把东芝映像的经营范围仅仅就落在日本,东芝电视在亚洲、南美洲,甚至在欧洲的一些地方都有不错的基础,有很多消费者喜欢,我们会尽快把一切可能挖掘出来的市场尽可能早挖掘.

打造运动新IP

除了海纳海川,兼收并蓄,海信认为,要成为全球品牌,就必须要在欧美主流市场建设品牌,就要不断绑定世界顶级赛事,持续打造“Hisense Sport IP”。这几年来,海信不断摸索建设品牌的路径,持续发力全球特点营销,缩短了消费者认识、接受一个品牌的过程,海信全球化发展能力不断提升,也把海信品牌在全球带到了新的高度。

2016年海信成为欧洲杯顶级赞助商

2016年海信成为欧洲杯顶级赞助商

2016年海信就成为欧洲杯赞助商,要知道当时这是56年第一个来自中国的企业赞助该赛事。

2018年海信成功赞助俄罗斯世界杯

2018年海信成功赞助俄罗斯世界杯

2017年4月,海信又拿下2018年FIFA世界杯官方赞助商资格。当时,海信又创下一个“第一“,即世界杯设立近百年以来首个中国消费电子品牌赞助商。足球赛事对品牌知名度的提升效果较为明显,根据益普索赛前、赛后调研调查数据显示,由于2016年欧洲杯的赞助,海信电视在国内的认知度提升了12个百分点,海信电视成为电视品类消费者认知的第一品牌。而在海外十一个调查国家,海信的知名度提高6个百分点。2020年,海信海外收入548亿元,同比增长18.6%。

2019年海信再次成为2020年欧洲杯的官方合作伙伴。

中国品牌强势突围

赋能式收购和持续的品牌投入,激发了海信的增长潜力。2020年集团营业收入1409亿元,利润98.3亿元,营收和利润双双实现逆势增长,并创下历史最好成绩。

海信激光电视受到迪拜高端客户的认可

海信激光电视受到迪拜高端客户的认可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海外收入548亿元,占比近40%。2021年第一季度数据显示,海信海外收入占比已经超过42%。海信集团总裁贾少谦提出,智慧新生活大幕开启,海信将继续朝着2025年3000亿营收的高目标加速奔跑。

与此同时,品牌投入成效逐步显现,海信已连续六年成为海外民众最熟悉的排名前十位的中国品牌。自2017年以来,全球最大的传播服务集团WPP和全球领先的咨询机构凯度华通明略联合Google,开始对中国品牌的海外实力进行评估,通过对全球近40万用户的消费习惯调查甄选在海外市场经营最为成功的中国品牌,发布《BrandZ 中国出海品牌50强报告》,海信已经连续5年入选榜单并始终位列10强。

与外界持续的能量交换,海信走出了极具特色的大国品牌崛起之路。有人说,大国崛起必然伴随着大企业和大品牌的崛起。在这个意义上,海信的国际化征途,正是中国国家崛起和民族复兴的一个侧面。贾少谦认为,不只是海信,这些年来,中国有一大批非常优秀的企业不断脱颖而出,他们用自己的良好的经营业绩和强有力的经营能力在中国乃至全世界不断突围。世界正在从它们身上,看见中国崛起的身影。

责任编辑:牟爽 ST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