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岁农村老人替子还债330万,消失9年后,现状曝光:他后悔了吗?

2021-11-12 来源:央视网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83岁农村老人替子还债330万,消失9年后,现状曝光:他后悔了吗?

甜十舟 | 作者

寒冬 | 编辑

杜长胜老人去世了,在最近。

村里的数百位村民自发为他送别,替他惋惜却也欣慰。

这位享年83岁的老人,终于能清清白白地离开了。

11年前,儿子儿媳意外离世,留下330万的巨额债务。

他还没从丧子的悲痛中走出,就承担起了还债的责任。

3年,砸锅卖铁,从牙缝里挤钱。

他一点一点,尽数将儿子的欠款还清。

这背后有多少常人无法想象的苦?他又经历了多么艰难的过程?

杜长胜不曾多言。

他只想亲身践行一诺千金的分量。

01

杜长胜是江苏徐州梁集村人。

质朴的农民本性让他前半生都务实于做挂面,挣些许银两。

儿子从小耳濡目染,对选采原料、制作加工到售卖的过程了如指掌。

长大成家后,他便决心建一间面粉厂。

创业自然需要启动资金,杜家经济不算优渥。

儿子便找人东拼西凑,申请借贷了三百多万元。

2010年伊始,眼看工厂就要落成,灾难却突然降临到这户人家。

那天,杜长胜的儿子宴上醉酒,还没有完全清醒,就骑上了摩托车回家。

途中,摩托车疾速撞上了栏杆,当场就丧了命。

图片来源:@牛事

11年前,儿子儿媳意外离世,留下330万的巨额债务。

他还没从丧子的悲痛中走出,就承担起了还债的责任。

3年,砸锅卖铁,从牙缝里挤钱。

他一点一点,尽数将儿子的欠款还清。

这背后有多少常人无法想象的苦?他又经历了多么艰难的过程?

杜长胜不曾多言。

他只想亲身践行一诺千金的分量。

01

杜长胜是江苏徐州梁集村人。

质朴的农民本性让他前半生都务实于做挂面,挣些许银两。

儿子从小耳濡目染,对选采原料、制作加工到售卖的过程了如指掌。

长大成家后,他便决心建一间面粉厂。

创业自然需要启动资金,杜家经济不算优渥。

儿子便找人东拼西凑,申请借贷了三百多万元。

2010年伊始,眼看工厂就要落成,灾难却突然降临到这户人家。

那天,杜长胜的儿子宴上醉酒,还没有完全清醒,就骑上了摩托车回家。

途中,摩托车疾速撞上了栏杆,当场就丧了命。

图片来源:@牛事

杜长胜是又恨又痛心,恨儿子为何没有安全意识,痛心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

怎料祸不单行,几天后,儿媳竟也遭车祸身亡。

彼时杜长胜已经72岁了,本是该安享晚年的年纪,却一下子失掉两位亲人。

不仅养老无所着落,照顾孙子孙女的重担也压在了他的身上。

更令他心有不安的是,儿子还有330万债款未还。

要不要还?

33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多少人一看就傻眼了,更何况是一位古稀老人?

再者,让老人拖着孱弱的身体重新工作,谁都于心不忍。

身边的人都劝他:要不算了吧,也许债主会同情体谅。

“你都七八十岁的人了,拖拖就过去了,谁会为难你这样的老人?”

“现在借钱跑路的都那么多……”

“人死账消,还什么呀?”

杜长胜在经历了一番心理斗争后,却说:“那不行。”

欠债还钱,不还,自己良心上过不去。

干净了大半辈子,不能再让自己,让亡故的儿子,让孙辈们给人戳脊梁骨。

更不能让出于善心借钱的好人吃了亏。

他连夜给所有向他打听过还钱一事的人拨了电话,给人家打强心剂:

“来吧,拿着借条来。我儿子不在了,账我老头子认了,我给你们重新打借条。”

杜长胜给前来的债主一一写下新的借条。

起初是——“只要有儿子儿媳签字,我都认!”

后来是——没有欠条,但能和印象对上的,也一并认。

有位债主曾借给杜长胜儿媳1万元,没借条作证。

杜长胜想起儿媳生前有提到过一句,就二话不说把名字写在账本上。

小小的笔记本里,详细记录了所有的还款明细:

张为胜20万

刘白喜20万

罗建平20万

…………

一笔一划,郑重其事。

“借钱的都是儿子的恩人,我就是砸锅卖铁、卖血卖肾,也会还大家钱的。”

杜长胜也确实变卖了家产救急。

原先他跟老伴的房子拆迁,获赔的80万元钱,他全部用来还了债。

儿子在镇上买的房,也被他以35万的低价转卖了出去。

为了立下的誓言,杜长胜放弃了别人为之奋斗一生的东西,宁愿去住棚屋。

因为“家没了不要紧,良心不能丢”。

一面是极致的节流——

把攒了几十年的私房钱都拿来偿还债务后,杜长胜一贫如洗。

他和老伴省吃俭用。

衣服是穿了几年、露出棉絮的破袄,在透风的屋内,硬邦邦地贴着身体,勉强御寒。

吃的是煎饼、盐豆,几个月不见荤腥。

为了攒下饭钱,他们一天只吃一两顿,不敢买菜,更别提买肉。

一面是牛马奔波的开源——

儿子的工厂刚刚投产,他出不起工资招人,就自己从上到下包揽了一切。

小到装车、送货、卸货的体力活,大到四处搭线、找销路。

50多斤的面粉袋,他往往一天就要扛个200袋。

累得气喘吁吁,搬完腿酸得路都走不动。

但他从来没想过停下。

多背一袋,多忙一点,就多赚一分,多还一笔账。

18岁的孙子都吃不消,他愣是一天不落地坚持了几年。

曾经的债主都说,只要挣了钱,杜长胜就会立马去还。

杜长胜给前来的债主一一写下新的借条。

起初是——“只要有儿子儿媳签字,我都认!”

后来是——没有欠条,但能和印象对上的,也一并认。

有位债主曾借给杜长胜儿媳1万元,没借条作证。

杜长胜想起儿媳生前有提到过一句,就二话不说把名字写在账本上。

小小的笔记本里,详细记录了所有的还款明细:

张为胜20万

刘白喜20万

罗建平20万

…………

一笔一划,郑重其事。

“借钱的都是儿子的恩人,我就是砸锅卖铁、卖血卖肾,也会还大家钱的。”

杜长胜也确实变卖了家产救急。

原先他跟老伴的房子拆迁,获赔的80万元钱,他全部用来还了债。

儿子在镇上买的房,也被他以35万的低价转卖了出去。

为了立下的誓言,杜长胜放弃了别人为之奋斗一生的东西,宁愿去住棚屋。

因为“家没了不要紧,良心不能丢”。

一面是极致的节流——

把攒了几十年的私房钱都拿来偿还债务后,杜长胜一贫如洗。

他和老伴省吃俭用。

衣服是穿了几年、露出棉絮的破袄,在透风的屋内,硬邦邦地贴着身体,勉强御寒。

吃的是煎饼、盐豆,几个月不见荤腥。

为了攒下饭钱,他们一天只吃一两顿,不敢买菜,更别提买肉。

一面是牛马奔波的开源——

儿子的工厂刚刚投产,他出不起工资招人,就自己从上到下包揽了一切。

小到装车、送货、卸货的体力活,大到四处搭线、找销路。

50多斤的面粉袋,他往往一天就要扛个200袋。

累得气喘吁吁,搬完腿酸得路都走不动。

但他从来没想过停下。

多背一袋,多忙一点,就多赚一分,多还一笔账。

18岁的孙子都吃不消,他愣是一天不落地坚持了几年。

曾经的债主都说,只要挣了钱,杜长胜就会立马去还。

但是岁月从不饶人,杜长胜的身子骨很快便难以维持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了。

他不得不忍痛把凝聚了儿子生前心血的工厂卖掉。

每每路过,还是会想起儿子的音容笑貌。

三年,一千多天。

从几块钱到上万,由几十万到百万。

终于触摸到了那个曾经遥不可及的数字。

销完账的那一天,他端起自家陈旧的陶碗,喝了一碗热热的菜汤。

暖意流进胃里,也流入心里。

杜长胜饱经沧桑的脸上,眉头终于舒展。

他说,从未感受过这般如释重负的畅快。

言毕,他露出了三年里最开心的一个笑容。

02

到2013年底,杜长胜儿子的债务其实大多已经还清。

但轻松之余,杜长胜还有遗憾。

不是遗憾为了还债散尽家财,而是遗憾自己没能还上二十多万的利息。

在杜长胜看来,债主的钱也不是凭空来的,虽然自己遭遇了不幸,但不能让无辜的人承担后果。

他甚至因此而心生愧疚:

“谁的钱都是流汗赚来的,都不容易。

可惜我真的老了,干不动了,等孙子长大了再报答你们吧。”

行事至此,令人肃然起敬,便是再铁石心肠也不能收了。

于是债主们达成一致,无一人索要利息。

“人死账没烂,就凭老人的这份信义,我也不能再要利息了。”

人无信不立,能做到子债父偿,已足够感动众人。

但杜长胜的故事还没有完。

在他的事迹被广泛报道后,各级文明办为他送来了补助金,也是对于这位道德模范的奖赏,总共17万元,希望杜长胜拿来改善生活。

可他一再拒绝,认为还债的举动是理所应当,不肯接纳这笔钱。

前前后后送了好几次,最后他拗不过才勉强收下。

然而杜长胜一分也不肯为自己花。

钱都没握热乎,他就送去了镇政府,要求捐给贫困学生。

一开始镇政府也不同意收,老人本身就经济困难,这爱心太沉重了。

正值酷暑,杜长胜顶着烈日跑了六趟,才说服对方。

最终,他们挑选了二十多名贫困家庭的孩子,发放了助学金。

杜长胜将这次助学金发放仪式看得很重,贫寒了一辈子的他,在那天穿上了唯一一套合身的西服。

摄像头记录着孩子们单纯的笑脸,也跟随着杜长胜希冀的目光。

像从前信誓旦旦说出“我儿的债,再苦再累也要还”一样,这次他也对自己受过的苦一句带过。

“我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吃点苦无所谓,这些孩子更需要帮助。”

杜长胜与塑像合影

03

了却了心事,又热心了一把。

杜长胜回归到了自己的生活中。

只是有时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他望着儿子儿媳的相片,也会失了神。

偶尔轻启两片干瘪的嘴唇,露出仅剩的几颗板牙,散出一丝笑意。

也许是思念,也许是释怀。

进入“8”开头的年纪,杜长胜患上了严重的肺部疾病。

曾经的债主出于关怀和敬佩,提着鱼汤来看他,杜长胜忍不住就抹了泪。

治疗费用高,但只要他愿意,就能申请资助,可他还是想省着点,拒绝了。

杜长胜与塑像合影

03

了却了心事,又热心了一把。

杜长胜回归到了自己的生活中。

只是有时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他望着儿子儿媳的相片,也会失了神。

偶尔轻启两片干瘪的嘴唇,露出仅剩的几颗板牙,散出一丝笑意。

也许是思念,也许是释怀。

进入“8”开头的年纪,杜长胜患上了严重的肺部疾病。

曾经的债主出于关怀和敬佩,提着鱼汤来看他,杜长胜忍不住就抹了泪。

治疗费用高,但只要他愿意,就能申请资助,可他还是想省着点,拒绝了。

老人的粉色水杯大概还是孙女用剩下的

去年年底,杜长胜接受媒体的采访,精神头不比往常,身板也愈发佝偻,只有那双浑浊的眼睛,不时会被某个字眼点亮。

但一如既往,坚韧又平和。

可当纪录片播出后,一条条弹幕却刺眼地出现。

有人嘲笑他是“法盲”,有人脱口而出他“真傻”,太“老顽固”,“都穷成这样了,还不要补助”。

是,在一些人看来,杜长胜忙碌半生都是在做一些没必要的事。

法律上债务可以不继承;世俗约定里,人死债主自认倒霉。

没人会苛责一位丧子的老父亲。

可杜长胜对自己的要求向来不是依据最低标准。

俯仰天地之间,他只想以诚信立身。

这位朴实的农民,他不会说旁的,就反复说“砸锅卖铁”。

他认准死理:既然儿子借了,凭什么不还?

他有绝对的真诚,笨拙却格外动人。

他有向下兼济的爱心,苦他人之苦,疼他人之疼。

多一个与他在这路上同行的人,就多一份正义力量的注入,少一抔坑蒙拐骗的泥沙。

既信且义,言重利轻,德高行善,磊落光明。

长胜老人一路走好。

沉睡的是躯体,不灭的是精神。

而后者,是留给我们的课题。

参考资料:

1、CCTV节目《一言为重百为轻》

2、@牛事《72岁丧子,农村大爷接手儿子330万外债:我儿的债,再苦也是我来还》

3、人民日报《“信义老爹”,一路走好》

关于作者:此文经授权转载自花瓣志( ID:iihuacao),她们用文字记录生活,用心去感受温暖。你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记得去关注花瓣志(ID:iihuacao)。